【京师艺考】没有一种运气 会是偶然

2018-09-08

青春的梦想和时光的芬芳,调和在一起,凝成了一种割舍不下的味道。

京师艺考,梦的启航,爱的归宿。



申竹玉:

关于

年少里朦胧的倔强,

对未来梦想的执着,

信仰与力量

三年前,这条艺考之路的选择

三年后,遇见不同凡响的自己


三年,梦终成真。

中央戏剧学院 播音与主持专业合格证

重庆大学         表演专业合格证

浙江传媒学院 播音与主持专业合格证    

南京艺术学院 播音与主持专业合格证

吉林艺术学院 戏剧影视表演专业合格证    

这一路的播种,结下的不仅是优秀成绩的果实,更是内心的殷实与满足。




艺考心得:

     艺考的成绩陆陆续续的都下来了。看到朋友圈里的战友们讲述自己的心得,我也不禁想要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。文笔没有别人华美,就想平实的记叙一下经历。故事可能会有点长,但如果你也是个艺考生,我希望你能看完。

     整个艺考的前期都还算顺利,第一站的沈阳,第二站的南京,都和朋友们玩玩闹闹的过来了。说实在的,那个时候觉得考试还挺轻松的,像旅行一样。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儿,是在上海。





由于我报考的学校比较多,所以城市与城市之间飞来飞去,难免会有学校考试时间会撞。上海戏剧学院的音乐剧表演和播音主持考试在三月一号,我提前早早的订好了二月二十八的票,本以为没什么差错。提前订机票怕突发情况退不了,临时定又太贵。结果还是出了差错:浙传播音和编导的三试成绩下来了,同在三月一号的同一时段。在老师们的建议下,我选择了浙传的三试,好在上海和杭州离得不远,机票可以不用退订,到了上海再坐高铁到杭州只要一个小时。

     二十八号晚上十一点半,我抵达了上海浦东机场。在网上订完火车票后,坐了两个小时机场大巴,到了上海虹桥。早上八点四十,几经波折,我终于提前二十分钟到达了浙江传媒学院的考场大门。当我拖着大行李箱,背着书包狂奔时,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在向我挥手——是二妮儿的妈妈!她冲我招呼着:“竹玉竹玉!快把行李给阿姨!快把面包带进去吃了!我就在这儿等你们考完!”卸下行李,拿上干粮,我继续狂奔,这次的狂奔,我带上了坚定和动力,鼻子却感到酸酸的。




当天晚上我抵达了北京,冲了个热水澡,躺在酒店的被窝里,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踏实和幸福的安全感。

    中央戏剧学院的播音和导演复试都已经结束了。闲暇下来的两天,我能做的只有安静的等待成绩。我这个人有个毛病,一紧张就会偏头痛。

   考到最后的同伴们已经没剩下多少了,他们把行李寄存在我的房间里。每天,我都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拖着自己的行李箱离开。笑着对我说:“我走啦竹玉!”——那分明就不是笑,是现实的无奈与心底里剩下的最后一丝坚强。




那阵子我突然理解了《最初的梦想》里那句歌词: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,又怎会懂得要多努力才走得到远方......初闻不知曲中意,再听已是曲中人!

    为期两天的偏头痛让我在酒店里哪儿也不想去,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,却丝毫没有想要出去感受一下的心情。就仿佛一个久病初愈的患者,苍白又无力的躺在病床上,看着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儿却毫无生气。

    中戏导演的成绩终于下来了,我顺利的从六千人中脱颖而出进入到了最后的六十人。一切都好了起来,我有食欲有心情,我开心的蹦蹦跳跳到处炫耀着。多希望每次查成绩时都可以如此轻松。




一波又一波的考试成绩下来,刷掉了越来越多的人。我的房间越来越空荡了,因为行李箱几乎都被带走了。现在陪伴在我身边共同作战的人,只剩下了我三年的好兄弟于东甲。我俩在等待着北电表演的成绩。奇怪的是,那几天我并没有颓废低迷,反倒感觉过的特别轻松,我俩一起出去逛南锣鼓巷,晚上一起出去拍照录抖音,我脑子里自动屏蔽了下成绩的紧张,后来才知道,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吧。我俩当时还开玩笑呢,我说:“你说咱俩当中要是有一个人没过怎么办?”东甲说:“不会的,我们都会过的。”

   还记得三试成绩下来的内天,北京天气出奇的晴好,明媚的和我刚来的内天一样。我俩紧张的打开成绩查询系统,东甲高兴的说:“我过了”。我放下手机,一句轻描淡写:“我没过。”阳光透过窗帘温暖的洒在酒店的白床单上,暖融融的照着失败的我。空气很安静,我和东甲相顾无言。我打开携程,定了回家的车票。然后下床,一点一点的将我们的行李分开,收拾着我的行李。东甲默默的看着,此间我们没有一句话。他太了解我了,我这么骄傲,怎么甘心被安慰呢。我真的不嫉妒他,只是在这一刻,我真的没有办法说出任何恭喜和祝贺的话。因为我知道我一张嘴,眼泪就会不争气的掉下来。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祷,祈祷他能带着我的梦走到最后。



这一天终于到了,我终于也在别人的目光里拖着行李离开了。我从没想过我会以这种方式离场,像曾经不可一世的将军打了败仗,像受了伤的运动员只能看着别人登上领奖台,鲜花和掌声统统不属于我,剩给我的,只有那些敷衍又安慰的措辞。或许说者是真心安慰,可我听者却从不走心。失败就是失败,没什么好值得安慰的。

    坐在回家的火车上,我望着窗外的风景,看着窗外,这座令所有人心驰神往的大首都。每个带着梦想的人,都挤破了脑袋想来到这里,因为这里是离梦想实现最近的地方。我不甘心就这样离开的,可是能怎么办呢。艺考就是这样,丢给你一个成绩你就必须要去接受,你刷新了无数遍成绩系统,无论你相不相信,结果却还是不合格或者未通过。你得整理好心情,然后淡然的告诉那一张张对你期待的面庞:你失败了。我在心里暗暗的保佑我的中戏,她是我的信仰,也是我未来四年能留在这里最后唯一的希望。我不想努力了这么久,最后却只做了西土城下的一片瓦砾。



回到大连,我花了很久的时间用来调整自己。我常常失眠,嘴上上火起炮,茶不思饭不想,夜不能寐。上课时常常想起我中戏播音和导演面试时回答的那些问题。我在想,我明明可以回答的更好的,考官可能会更喜欢我这样回答,我当时应该向他们展示我的才艺,我应该表现出对这所学院更强烈的热爱......

    我好希望我有任意门,可以时光倒流,倒流到那一天。我的身上背负了太多的眼光,除了自己的梦想,我背负着爸爸妈妈和奶奶的期待,背负着陪伴了我三年的老师们的栽培,背负着那些对我充满信心的学弟学妹、喜欢我和支持我的人对我的信任。为了他们,我不能输,我绝不能输。

    不知道有多少人艺考为了低分考个大学,反正我不是。我从小学舞蹈声乐钢琴,我从小就勇敢独自登台,我从小就是个小戏精学什么都学得惟妙惟肖。除了艺术我没有想过选择别的道路。一生热爱难回头,大概是这种精神打动了上天吧。我以专业第十二的成绩考入中央戏剧学院播音主持系,除此之外,南京艺术学院播音第九,重庆大学表演第二,吉林艺术学院表演第十二,浙江传媒学院播音主持和编导专业合格,省考编导第十二名。每个专业我都拿到名校的合格证。



这篇文章自从我离开北京的那天就开始构思,直到成绩都下来我才敢写出来。曾经的我也是个叛逆的孩子。我铁了心的一门心思学表演。我顶撞过播音老师添儿哥,我在鹤姐的编导课上摔门而出。我看到是朱杰哥的编故事课就买小零食上课吃,看到莉莉姐的视听语言课我就趴下睡觉。我只用心对待声台形表,没有人能说服我多学一点,丁姐伏老师,他们都不能。

    我是京师的第一批学员,这三年我和京师互相见证了彼此的成长。理论上,我是京师的第一个三年,完整意义上的毕业生。2015年的八月,我初三毕业,抱着自己的艺术梦,来到了京师。那时我还留着短发,带着黑色的大框眼镜,信心满满的告诉眼前这个青春靓丽的小姑娘:我要考到北京去!这个小姑娘就是丁伊,我们现在的丁阿姨。

    我犹记得那天夏天的风吹动她轻柔的及腰金发,我犹记得她带着笑靥的脸。现在我出师了,我可以被光荣的印在京师的宣传单上,我成为了丁姐的骄傲。久旱逢甘露,他乡遇故知。洞房花烛夜,金榜题名时。人生四大喜事,在艺考的路上被我经历的一半。艺考无悔,这三年的韶华,这十几年的青葱艺术岁月,终究是没有辜负。

    感恩家人,感恩京师,感恩辛勤栽培我的恩师们,感恩艺考路上陪我一同作伴的战友们。感恩那些艺考他乡路上帮助过我的陌生人,同时也轻轻的感恩一下自己这些年的辛苦付出.......

     06921号考生,让我们九月,中央戏剧学院再见!


来源: